联盟推荐

茅理翔

发布时间 : 2014-08-06 19:40 / CLICKS :

方太创始人茅理翔: 人都是要有信仰的。而我的信仰则是民族工业的将来。我对中国制造业的将来充满信心。

茅理翔从六台机床到知名品牌
图片
入选理由: 茅理翔,从1985年6台机床起家,发展成为目前在国内外具有较高知名度的国家中型企业,近两年纳税上亿元,各类慈善捐助累计2000多万元。从摆地摊到点火枪大王,再到把方太太厨具打造成了国内知名品牌。
300元淘得第一桶金

 “炒菜用方太”,这是们耳熟能响的广告语。方太这个国内知名品牌的创始人茅理翔最初却只是几台机床靠摆地摊的方式起家的

个子不高,瘦削的脸,很平易近人,没有亿成富翁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子,这是茅理翔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办长青学院是我人身的第三次创业,我要把这个学校打造成,民企接班人的‘黄浦学校’,”

记者见到茅理翔时,是他第三次创业的长青学院成立之初。他对记者谈起他要办的长青学院,滔滔不绝。但人们最感兴趣的还是他最初的创业历程。

“那时,我们那里村、镇才开始办企业,我被这些企业请去做会计,还做了几年销售员。这样我才明白,原来办企业可以赚钱。”茅理翔回忆说。通过努力工作,上世纪80年代初期,茅理翔已成为长河当地一家福利工厂的厂长。1985年,茅理翔以六台机床起家,自已筹资创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家工厂——慈溪无线电九厂。当时,茅理翔45岁。

在慈溪无线电九厂的基础上,茅理翔当时选定了自动点火产品的生产领域,在北京电子技术研究所几位朋友的帮助下,80年代末,茅理翔开始研究电子打火器,不久,一种新型的电子打火枪问世。
      “我们生产的第一支电子点火枪诞生于1986年,真正打开外销局面是从1989年开始的。当时,社会上还瞧不起乡镇企业,认为是资本主义的杂牌或者是稀稀拉拉的作坊,想搞一张广交会进馆证都十分困难。我急中生智,演出了一场混进广交会的喜剧。”茅理翔告诉记者。

 茅理翔开着轿车轻松地混进了第一道大门,然后西装革履,提着高级皮箱,与外商“哈罗哈罗”几声,装得像老朋友似的,挤在他们中间混入第二道大门,进了展区。这里有几千个摊位,几十万种产品,布局是那么整齐,走廊是那么畅通,外贸人员像机器人一样坐在摊位前,等候客人询价。却几乎没有一个人询问。

“ 我观察了一下情况后,发觉这样挤在人家当中等待太被动了,小小点火枪放在橱窗上,很不受人注意。我等了一天,还是无人问津。我急了,这时想起了茅台酒的故事—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茅台酒也是无人问津,捱到最后一天,销售员干脆将茅台酒有意在大堂里一摔,酒香扑鼻,外商均感到如此好的酒为什么没被评上?!结果重新评审,茅台酒被评为国际金奖。如此几十年下去,年年被评上国际金奖。”茅理翔告诉记者说。

 受这个故事的启发,茅理翔立即从橱窗里拿下一支喷火枪,一支脉冲枪,双手舞动,“嗒嗒嗒,啪啪啪”,口里高呼“哈罗!哈罗!”外商很幽默,你“哈罗”,他也“哈罗”,纷纷靠拢来了,围了一大帮人,还争着看他的商品。结果惹恼了旁边的一个钟表进出口公司的副总经理。这位副总经理的钟表生意本来就不太好,这么一搞,钟表摊位的人更少了,而他又是轻工展销团的团长。

“他叫我立即停止吆喝,我说,‘这就是做生意’。他说,‘吵吵闹闹的,这算什么做生意,还问我是什么地方来的个体户(当时个体户与资本主义是同义词,被人瞧不起的),这样做有损中国人的形象。’再加上我还没有进馆证,他把保卫科的人叫过来,把我的点火枪箱子没收,并把我叫到保卫科,罚了300元钱。”茅理翔向记者回忆时言语中充满着得意之情。

 但茅理翔并没有气馁,又到商场里买了一只箱子,到旅馆里拿了点火枪,干脆到广交会外面的大门口,堂而皇之地摆起地摊来了。他“哈罗,哈罗”地招徕外商,终于订下了第一张合同,对方是一个马来西亚的华人。这一招还真灵,没人来干涉,他当天就订了一万两千美金的货。第二天,宁波家电公司在自己的摊位给我腾出了一张桌子,又请了一名外销员给做翻译,他就这样大模大样地做起生意来了。他还是边演示边吆喝,摊位上的客户越聚越多,等待定货的外商排起了长队。这一届广交会,茅理翔有8万美金的生意成交。“我当时真的高兴极了!毕竟,我们从内向型企业向外向型前进了一步。”

  这样,茅理翔成了每届广交会各外贸公司争抢的人了。凡是做点火枪的老外,后来都认识了他,他的摊位常常排队订货。他的点火枪冲出了国门,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外销量年年增加,茅理翔的公司成为浙江省出口百强、全国乡镇企业出口先进单位。

“真的,点火枪就是这样打出的全球销售第一,‘点火枪大王’的称号也由此产生。”茅理翔得意地告诉记者。

后来,那个钟表进出口公司的副总主动跟他来交朋友,希望茅理翔把单子给他一点,他的钟表生意不好,也可以弥补一点。“他还主动到茅理翔公司来拜访,一看厂房这么漂亮,厂区这么大,就对我说,很对不起,我向你检讨,假如国营企业的老总都像你,中国就有希望了。他说,很多国营大厂的厂长,上午广交会一转,一大群人陪着,气势很大,下午、晚上就到高级娱乐场,或者游山玩水去了。”

“现在总结起来,1995年前的整整十年,是我第一次创业的时期,那是“能人治厂”的时代。董事长是我,总经理是我,销售科长是我,销售员也是我,单打独斗,凭匹夫之勇,天南地北地闯,什么苦都能吃,里里外外一把手,这就是推销时代。”茅理翔告诉记者。如今,市场经济开始成熟了,企业也发展了,这个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方太的销售如果还停留在这种形式上,就不可能有今天。如今的市场营销是一个系统工程、团队工程,靠的是组织的智慧与队伍的建设。

 二次创业的阵痛  

点火枪做大之后,随着几十家点火枪厂家蜂拥而起,激烈的竞争使该产品的价格迅速从原来的1.2美元一支跌到后来的0.35美元一支。不改变就只有等死,茅理翔比谁都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二次创业,茅理翔选的几个项目都不成功,他被产业无法转型深深困扰。这时候,茅忠群刚刚从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正准备越洋去美国读博士。 人们习惯上把茅理翔称为老茅,把他的儿子茅忠群称为小茅。小茅方太的总经理。

让茅忠群留下来很是费了老茅一番口舌。而实际上如果不是小茅对经营企业有兴趣,则一切都免谈了。

茅忠群当时是想外出留学,并不想留下来,但又一想,如果他再去读个博士,又要三四年,那时候再去创业的话,大好时光都错过了。最后觉得还是留下,再说已经有他父亲的一些基础,他觉得成功的概率会比较大。

父子俩仔细聊过之后,老茅才知道原来儿子对企业管理早有深刻认识,而且出口成章。小茅当时向他父亲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把新企业从原来的小镇搬到开发区,二是除非他看中的人,原来集团的人一个都不要,三是关于新项目的决策要由他说了算。

“我当时满口答应了他的这三个条件,而且一再尊守承诺,”茅理翔说,“作为一个董事长、作为一个父亲,你必须要开明、开放,必须要下决心。所以我提出大胆交、坚决交、彻底交,这样你才能够把自己的儿子或者女儿培养出来。”

茅忠群后来回忆说:“没想到父亲当时那样开朗”。 至今中高层里没有一个亲戚,本地的都非常少,他们来自全国各地。

经过充分的市场调研,父子俩把二次创业的项目定为抽油烟机。当方太厨具家喻户晓后,茅理翔谈到当时决策的痛苦:“一个高层领导者,在做出一项重大战略决策时,往往是在下‘赌注’。当他面临此时的决断时,无法去依赖其他任何人。当然,他可能身边有很多顾问,给他提出各种建议。但是领导者的工作职能决定了最后担负全部责任的只能是他自己一个人。所以,他在做最后决断之前,往往会花很长时间思考。方太‘二次创业’,必须投资3 000万元上吸油烟机项目。为了这一决策,我足足调查了6个月,思考了3个月,痛苦了3个月。有时关起门来,一支笔,一张纸,一杯茶,呆呆地坐上几天,有时会躲到宾馆里住一个星期,闭门思考。在这个过程中,孤独感油然而生,而我必须忍受这种孤独。”

 1995年,方太厨具有限公司成立,茅理翔任董事长,其妻张招娣任监事会主席,儿子茅忠群任总经理。在对抽油烟机的命名上,茅理翔再一次听从了儿子的意见:取名方太。尽管老茅对这一名字颇为不解和怀疑。

 方太的名字叫遍了中国。谈到儿子的贡献,茅理翔感慨万端:“我儿子茅忠群为了投身方太事业,主动放弃了出国留学、留校任教的机会。为什么?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理想、共同的利益,而且最能互相理解,共担风险。归结到一点,我们有无法割舍的血缘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家族制成为绝大多数非公有制企业初期首选的企业模式,而且往往是惟一的选择。”

第三次创业

   在经营上完全放权给儿子后,已过花甲之年的茅理翔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讲学著书上。然而,血脉里流淌着的创业精神,却促使这位老人开始进行有生以来的第三次创业。

  在国内四处讲学周游的过程中,茅理翔发现,正在走向衰老的中国第一代民企老板中,有很多人都在为下一代接班人的事而担忧。这让茅理翔看到了新的商机。2005年,这位当时已经65岁的老人在宁波注册了一家“家业长青”咨询公司,致力于传播他的现代家族制理论,培训民企老板们如何顺利将企业的权杖交给下一代接班人。2006年12月18日,家业长青接班人学院正式成立,茅理翔自任为院长。

  “我的第一次创业共花了十年时间。这第三次创业,我准备也再花十年时间”在采访中,茅理翔这样郑重地对记者说。“以前,别人请我讲课我不收费的,但办了这个学院后,我讲课要收费了,我把收来的钱都投到这个学校里。前不久,慈溪市政府奖励给我20万奖金。这笔钱我也全都投到这个学校里去了。”

  目前,家业长青学院已经先后开出了四期专修班,培训了一百多名民企二代。“我的目标是,要把这所学校打造成为中国民企二代的‘黄浦军校’。”茅理翔说。

友情链接

国家标准化委员会 | 国家质量监督局 | 中国标准化协会 |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 | 中国标准化杂志社 | 中国检验认证联盟 | 中国商业联合会 | 中国国家认监委 | 中国品牌认证协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