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推荐

王选

发布时间 : 2014-08-06 19:36 / CLICKS :

王选: 高新技术需要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 高新企业需要有市场头脑的科学家



方正:从贷款几十万至世界500强
图片
入选理由: 王选让中国印刷业告别了铅与火,进入了光与电时代。在他的带领下,方正集团从最初10多平米的小平房、贷款几十万元起家,至2008年,方正就占据中国校办科技企业盈利能力近70%的份额,为国家首批6家技术创新试点企业之一,在500家国有大型企业集团中排名第118位。总资产480亿、总收入480亿、净资产210亿、利润25亿。
                                                     

打开北方集团的网站,“王选专栏”作为网站导航栏跃然在目。一提到方正,人们与不由自主地公司创始人、两院院土王选先生身上。让我们一起去追寻王选创业的足迹。

 一九八八年一月十日,寒风刺骨。北大燕春园里,一位中年人脚步匆匆。他就是北大方正集团的奠基人,两院院土王选。尽管此时他满载荣誉——当代毕昇、日内瓦发明金奖、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但王选的心却是沉甸甸的:国家为《精密照排系统 》项目先後投资了一千多万元,成果不变成产品,不推向市场,就没有实际效果,奖再多又有什么用!

 八十年代后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劲吹,刚刚诞生的中国高科技产业如千帆竞渡。循着全新的思路,王选想到了北大新技术公司,并且把自己的专利转让给了他们,从此这项科技成果落地生根。王选给即将诞生的中文电子出版系统取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方正”。

 “方正”一词源于(汉书·晁错传)——“察身而不敢诬,奉法令不容私,尽心力不敢矜,遭患难不避死,见贤不居其上,受禄不过其量,不以亡能屈尊显之位。自行若此,可谓方正之士矣。”给企业取名“方正”,可见王选是颇具匠心的:“方正”即方方正正,规规矩炬,体现了朴实无华、诚恳待人的处世态度和严谨求实的科学精神:“方正”即八方之正,有包容各方优势的含义,体现了开阔视野和方块字的特点,以方正为商标,能与公司的拳头产品——中文电子排版系统产生有机的联系。

在当时,西方国家已普遍使用电脑排版,而在九百多年前就发明了活字印刷术的中国还基本沿袭着老祖宗“ 沿与火”的技术。国外最具实力的大公司都瞄准了中国这块未开垦的处女地,投入巨大的财力进行技术开发,但古老的汉字成为信息技术应用于印刷的一道难迈的门槛。王选独辟蹊径发明的被称为“提示信息 ”的字形参数描述技术比西方国家早了八年,凭借无懈可击的品质和技术上超前性,北大方正一路势如破竹,仅用两年时间便将英国的蒙纳、美国的王安、日本的写妍和森泽等声名赫赫的大集团逐出国门。之后,北大方正又在不到五年的时间里攻克香港、澳门、台湾、马来西亚、新加坡、欧美,成功地占领国内百分之九十九的印刷业市场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海外华文报业市场,成为全球最大的中文电子出板系统开发商和供应商。

早在2005年,北大方正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会上王选郑重地宣布:北大方正自主开发的日文版飞腾排版软件已大规模打入日本市场。这是中国人第一次将自有知识产权和自有品牌的高技术产品出口到发达国家。在中国人的欢呼声中,王选的目光又落到了韩文、阿拉伯文、马来文、越南文甚至西文排版软件上。

在人们的印象里只有中国代理发达国家高科技产品,而王选领导的北大方正却神奇地掀过了这一旧页:他们已和世界电脑界最著名的厂商之一IBM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从此,《 蓝色巨人 》将在全球范围内代理中国北大方正的产品。

 成绩都是令人羡慕的,但成绩的背后……

18年如一日的汗水和心血

王选的一位研究生向记者回忆起他1974年开始研发“激光排照技术“的艰苦情形。

 “我这一生有三次狂热的工作经历。第一次是高中做社会工作,达到全身心投入、忘掉一切的地步。第二次是1959年至1961年研制‘红旗机’,玩命到不顾身体,经常连续工作一天一夜,最紧张的时候40个小时不睡觉。有时过了吃饭时间,和同事一起到饭馆,点了菜还没上来,我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熬完通宵回到宿舍,坐在床上还没解衣服,坐着就睡着了,等口水掉下来,醒了,再脱衣服躺下。第三次是1976年至1993年搞激光照排,狂热却不失冷静和理智。”这是王选曾经说过的话。

王选自己曾说,王选所说的第三次狂热,是研发“汉字激光排照技术”的过程,这一成果成就了他科研事业的最高峰。在王选及其同事的努力下,中国报业和印刷出版业得以“告别铅与火,步入光与电”,酝酿出影响深远的技术革命。直到如今,业内人士仍然感叹:中国的IT界,再没有哪个人的成就能和王选的成就相比。

王选1937年生于上海,其家庭可谓满门才俊,其外祖父是中国第一代留学日本的学生,其父王守其毕业于南洋大学。王选1953年考入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计算数学专业,1959年起任北大无线电系教师。“人很干净但身体很弱”是他留给人们最深的印象。

1975年开始从事激光照排技术研发时,王选是一个每月只领40多元劳保工资、长期在家养病的老病号,目的是不愿放任自己,找些事做而已。王选之所以在今天被誉为最具市场眼光的科学家,因为在那个闭门锁国的时代,他敏感地看到要“跳过第二代光机式照排机、第三代阴极射线管照排机,直接研制第四代激光照排机”,同时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技术局限在实验室,而是努力使科技创新转化为生产力。从1975到1993年,从研制成功“汉字激光排照技术”到与人联手成就方正,18年间,王选一直每周工作65小时。即使到1997年,王选已经60岁,仍然一周工作40多小时。回顾1975年的研发条件,资金、实验室、信息获取等无一不是问题,同时还有来自各方人士的压力,跟着王选走过来的很多人都说“无法用语言描述”。王选形容这是唐僧取经,九九八十一道难关,数不胜数。1979年8月11日《光明日报》第一次披露了王选成功研发汉字激光照排技术的消息,1988年,《经济日报》报社印刷厂取消了全部铅字,完全采用激光照排系统,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彻底废除了中文铅字的印刷厂。1995年,王选牵头成立了方正技术研究院,建立起一个从科研、开发、生产、销售、培训和售后服务为一体的一条龙体制,开始探索和建立高新技术企业发展的产学研创新模式。产学研一体化让北大方正从一个最早只靠激光照排技术生存的企业,发展到现在拥有几十个项目的集团公司。56岁那年,王选自觉创作高峰已过,对于技术前沿的洞察力和敏感度已无法跟上年轻人,便坚决退出了研发一线,转而全力扶持年轻人。他说,自己当年做研究是个无名小卒,常常会受到一些表面上权威、却对实际技术细节了解甚少的人的干扰,他不愿成为这样的人。成功需要汗水和心血,但并不是有了汗水和心血就一定会成功。

选题和确定技术途径时要注意中国国情

“‘在选题和确定技术途径时要注意中国国情。要仔细研究哪些事情应该做而且可能做,哪些事在中国不应该做或不能做。如果只欣赏和坚持局部创新,而忽略了整体上的大方向,有时会产生灾难性后果。’这是王选导师经常教导我们的话。”王选的一位研究生告诉记者。

据这位研究生介绍,王选在任何一个项目开始之前,第一件事情就是了解清楚国外的研究现状与发展动向。

“现在看这是件平常的事情,但是当时那个时代,太不一样了。”这位研究生告诉记者。王选给汤帜他们上的第一门课《现代软件设计方法》是全英文授课,在1987年,尽管在中国最高等学府,全英文授课依然是新鲜事。他说搞计算机必须随时跟踪国外前沿动态,必须具备极强的英文阅读能力。他从60年代开始坚持收听BBC对远东的英语广播,每天半小时,天天如此。那时候因为收听敌台,文革时候吃了不少苦头。

当记者问这位研究生,王选对他影响最大的是什么?他想了很久说,“这很难说,大部分是潜移默化。比如说作研究方面,王老师很敏锐,我记得很早以前,还没有互联网,王老师就托朋友在美国订阅专业印刷出版领域的期刊。前沿的东西他很注意,和排版相关的东西,他会让我们看。后来我也就形成习惯了,随时跟踪动态。除了跟踪以外,还有就是留意一些其他技术,暂时看起来和我们这个技术无关,但将来可能会融合,或者能诞生一个更大的行业。”

“后来,王老师放手让我们做研究,但他依然会给我们很多指导意见,他的一些创意想法给了我很多触动。我做飞腾排版软件的时候,他有一次突然找到我说,‘OLE技术能不能在我们的排版里面用?’我很受触动,觉得这是个解决的好办法,后来,发现在排版软件使用会给集成等方面带来很大的好处,这项技术在当时的中国是非常超前的,在当时,做Window系统软件的都很少,我们从Window1.04版本就开始做,国内那时还没几个人见过Windows。王老师对新技术、新发展趋势的把握非常敏锐。”

控制论创始人维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在已经建立起来的科学领域空白区上,最容易取得丰硕成果”。这与王选的思想高度共鸣,王选曾说:“我当时比较注意了解20世纪50年代国外计算机界的情况,它们的体系结构设计得非常巧妙,常常让我赞叹不已。慢慢地,我就问自己,为什么只能欣赏别人的成果,而不能有自己的创新思想呢?于是我开始研究这些创造性成果的科学家的背景,一下发现了一个规律,就是他们大多具有两个以上领域的知识和实践,在面临挑战时往往会萌发新的构思。”从那以后王选找到了产生创新思想的源泉。

肖建国也是王选的学生,如今方正集团的CTO,他也是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统的重要研发人员之一。他回忆说,1989年的一天王选跟他说,他以后要做图像,要做彩色图像,要把印刷品升级成彩色印刷品。肖建国回忆说,当时王选跟他讲这些的时候,国内只有几个家报纸是彩色的,省市大报没有一家是彩色。直到1992年,方正把第一套彩色出版系统卖给澳门日报,国内印刷排版市场才开始彩色换代。王选的创新步伐一直没有停息。在成功研发出激光照排系统和报业流程管理系统后,1995年王选又率领北大方正集团进军广播电视领域

目前省级电视台80%采用的是北大计算机研究所研发的电子播控系统。

“高新企业需要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

王选依靠技术,成就了公司,可以说赢得了最令人瞩目事业成就,推动了方正成功上市,并且将一线管理让位给年轻一代,自己依旧关注在技术开发领域。这种局面下,王选显得格外独特,又格外幸运,甚至可以看作是中国信息产业的一个“异类”。

 “高新技术企业往往靠科学家的一项或多项技术起家,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科学家是否具有市场头脑,是否能敏锐地预见当前或未来市场需要什么样的新技术,以及具有把科研成果转化成商品的决心和能力。高新技术发展还需要一大批有科学头脑的企业家,既是技术专家出身,有很强的技术背景,又有卓越的管理才能,在决定发展方向上能够抓住机遇和领导潮流。因为企业的发展最终离不开经营专家,没有强有力的销售队伍,也就谈不上市场占有率,企业不会兴旺,技术也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动力。”王选的这段话可以说是方正成功的精髓所在。

正是这样的思想,王选在将自己在方正扮演的角色拿捏得十分准确,他与如今方正集团方正控股主席张旋龙之间的合作是让中关村人津津乐道的话题。

 IT业界著名评论家方兴东曾说,中国信息产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崛起了一大批国内企业。但是,如将业内所有公司的副总裁以上的精英们集合起来,里面有多少是真正搞技术的?可以说微乎其微。他们大多数都是市场型的。市场当然是产业重点。但在这一典型的高科技领域,技术的缺乏却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尴尬。王选依靠技术,成就了公司,可以说赢得了最令人瞩目事业成就,推动了方正成功上市,并且将一线管理让位给年轻一代,自己依旧关注在技术开发领域。这种局面下,王选显得格外独特,又格外幸运,甚至可以看作是中国信息产业的一个“异类”。

2006年2月,69岁的王选,因消化道出血过早地离开了人世。但他的思想和致学创业精神却仍然影响方正、影响着中国许许多多的科学家和企业家。(中国商报供求网采集)

 

友情链接

国家标准化委员会 | 国家质量监督局 | 中国标准化协会 |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 | 中国标准化杂志社 | 中国检验认证联盟 | 中国商业联合会 | 中国国家认监委 | 中国品牌认证协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