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盟推荐

任正非

发布时间 : 2014-08-06 19:18 / CLICKS :

任正非: 核心竞争力对一个企业来讲是多方面的,技术与产品仅仅是一个方面,管理与服务的进步远远比技术进步重要

两万元造就的千亿财富神话
图片
入选理由: 任正非以两万元起家创立了华为公司,在他的带领下,而今成为了全球领先的信息与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华为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已经应用于140多个国家,服务全球1/3的人口。2010年实现销售收入1,852 亿人民币……
两万元起家

这是一个今天很多外人都津津乐道的故事:1987年,43岁的退役解放军团级干部任正非,与几个志同道合的中年人,以凑来的2万元人民币创立了华为公司。当时,除了任正非,可能谁都没有想到,这家诞生在一间破旧厂房里的小公司,即将改写中国乃至世界通信制造业的历史。

创立初期,华为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获得了第一桶金。此时,国内在程控交换机技术上基本是空白。任正非敏感地意识到了这项技术的重要性,他将华为的所有资金投入到研制自有技术中。此次孤注一掷没有让任正非失望——华为研制出了C&C08交换机,由于价格比国外同类产品低2/3,功能与之类似,C&C08交换机的市场前景十分可观。成立之初确立的这个自主研制技术的策略,让华为冒了极大的风险,但也最终奠定了华为适度领先的技术基础,成为华为日后傲视同业的一大资本。

但是,当时,国际电信巨头大部分已经进入中国,盘踞在各个省市多年,华为要与这些拥有雄厚财力、先进技术的百年老店直接交火,未免是以卵击石。最严峻的是,由于国内市场迅速进入恶性竞争阶段,国际电信巨头依仗雄厚财力,也开始大幅降价,妄图将华为等国内新兴电信制造企业扼杀在摇篮里。

熟读毛泽东著作的任正非,选择了一条后来被称之为“农村包围城市”的销售策略——华为先占领国际电信巨头没有能力深入的广大农村市场,步步为营,最后占领城市。

电信设备制造是对售后服务要求很高的行业,售后服务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当时,国际电信巨头的分支机构最多只设立到省会城市以及沿海的重点城市,对于广大农村市场无暇顾及,而这正是华为这样的本土企业的优势所在。另外,由于农村市场购买力有限,即使国外产品大幅降价,也与农村市场的要求有段距离,因此,国际电信巨头基本上放弃了农村市场。

事实证明,这个战略不仅使华为避免了被国际电信巨头扼杀,更让华为获得了长足发展,培养了一支精良的营销队伍,成长起来一个研发团队,积蓄了打城市战的资本。因此,在当年与华为一样代理他人产品的数千家公司,以及随后也研制出了类似的程控交换机的中国籍新兴通信设备厂商纷纷倒闭的时候,华为在广大的农村市场“桃花依旧笑春风”。

而今成为了全球领先的信息与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华为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已经应用于140多个国家,服务全球1/3的人口。2010年实现销售收入1,852 亿人民币……

任正非何以会取得如此成功,其企业管理方面深层次的奥秘又是什么呢?

“狼”性文化

探讨华为的企业文化,我们不得不提到狼性。经历了多次大环境起伏,任正非对危机特别警觉,在管理理念中也略带“血腥”,认为做企业就是要发展一批狼。任正非说,“狼有三大特性,一是敏锐的嗅觉,二是不屈不挠、奋不顾身的进攻精神,三是群体奋斗。企业要扩张、必须有这三要素。华为对每一员工灌输一种理念,要么成为领先者,要么被淘汰,没有第三条路。华为努力构筑这样一种竞争的环境,让大家去努力奋斗,新机会点出现时,自然会有一批领袖站出来争夺市场先机。每个部门都要有一个狼狈组织计划,既要有进攻性的狼,又要有精于算计的狈。”

此话听起来有些血腥,但现实让任正非觉得更残酷。华为选择了技术密集的电信产业,意味着竞争比其他行业激烈。他认为,过去人们把创新看作冒风险.现在不创新才是最大的风险。美国的电子工业全球最强,如今还在迅速增长。为寻找和发展更大的市场.发达国家精心策划了全球电信私营化和信息产品零关税,长驱直入发展中国家,以谋取世界市场。与此同时,江总书记于1998年10月26日在美国宣布我国将加入信息技术协定,中国的信息工业被推到了世界市场竞争机制的最高形式。任正非深知,完全要凭华为集团的实力参与跨国集团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就像一个刚离开母亲的孩子要与狼搏斗。只有迅速让孩子们也成为狼。“市场已没有时间等待我们的成长,它不是母亲,没有耐心也没有仁慈。”任正非由衷而言。或许正是这些凶悍的企业文化,使华为成为连跨国巨头都寝食难安的一匹“土狼”。

英国经济周刊《经济学家》对华为集团评价说:“华为的崛起,是外国跨国公司的灾难。”

作为华为的最高领导,任正非讲究“官兵平等”,就连华为的高层领导也不设专车,在公司吃饭和看病要和员工一样排队,付同样的费用。

军人风格在对华为的管理上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据介绍,创业初期,华为的每个员工的桌子底下都放有一张垫子,就像部队的行军床。除了供午休之外,更多是为员工晚上加班加点工作时睡觉用。这种做法后来被华为人称作“垫子文化”。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有一次华为在深圳体育馆召开一个6000人参加的大会,要求保持会场安静和整洁。历时4个小时之中,没有响一声呼机或手机。散会后,会场的地上没有留下一片垃圾,干干净净。

在华为的《基本法》中,字里行间更渗透着任正非的性格。在《华为公司基本法》开篇,核心价值观第二条就做了如此描述:“为了使华为成为世界一流的设备供应商,我们将永不进入信息服务业。通过无依赖的市场压力传递,使内部机制永远处于激活状态。” 在华为内部,任正非还有一篇叫“企业不能穿上红舞鞋”的演讲。在任正非眼里,红舞鞋虽然很诱人,就像电讯产品之外的利润,但是企业穿上它就脱不了,只能在它的带动下不停地舞蹈,直至死亡。因此任正非以此告诫下属要经受其他领域丰厚利润的诱惑,不要穿红舞鞋,要做老老实实的“庄稼汉”。 中国的许多公司在这一点上却发生了迷失。编个冠冕堂皇的说法,所有进钱的机会都不放过。

任正非要破釜沉舟。他敢于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把活下去的希望全部集中到一点上,没有点魄力与胆略是做不到的。华为从创业一开始就把它的使命锁定在通信核心网络技术的研究与开发上,把代理销售取得的点滴利润几乎全部集中到研究小型交换机上。利用压强原则,形成局部的突破,由此带来“机会窗”利润,再将积累的利润又投入到交换机的升级换代产品的研究开发中。如此周而复始,不断地改进和创新。华为坚持压强原则,每年提取的研发经费接近销售收入15%,集中投入到核心网络技术发展的研究开发中,从而形成自己的核心技术。使华为一步一步前进,逐步积累到今天的世界先进水平。

军人出身的任正非有着强烈的忧患意识和对时局的敏锐把握,这从其在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华为的冬天》这篇文章中可以看出来。在《华为的冬天》中,任正非写道:“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我们公司的太平时间太长了,在和平时期升的官太多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灾难。泰坦尼克号也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出的海。而且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面对这样的未来,我们怎样来处理,我们是不是思考过。我们好多员工盲目自豪,盲目乐观,如果想过的人太少,也许就快来临了。居安思危,不是危言耸听……” 在写这篇文章时,华为2000财年销售额达220亿元,利润以29亿元人民币位居全国电子百强首位,在这个时候,任正非大谈危机和失败,确实发人深省。很多电信局的局长把这篇文章打印出来让全局学习,许多公司的老总都向下属推荐阅读,联想集团总裁杨元庆更是该文的积极推荐者。

华为之所以会把狼的特性用于企业管理,与任正非的经历有关。

来于痛苦的磨砺

任正非现在的理想是成为国际一流通讯设备的提供商。许多人可能不知道,他高中三年的理想却只是想吃一个白面馒头!任正非青少年时代是在贫困、饥饿、父母逼着学中度过。艰苦的物质生活以及心灵的磨难,是成就任正非性格的别样机会。

1967年在重庆上大学的任正非,挂念挨批斗的父亲,扒火车回家看看。因为没有票,挨过车站人员的打。步行十几里,半夜回到家,父母来不及心疼儿子,怕被人知道,受牵连,影响儿子前途,催促着他第二天一早就重返重庆。分别时父亲脱下唯一的翻毛皮鞋给他,特别嘱咐:“记住知识就是力量,别人不学,你要学,不要随大流。学而优则仕是几千年的真理。以后有能力要帮助弟妹。”长子任正非知道那临别嘱咐的分量,啃书本钻研技术,成了他渡过*造反风潮的独门心法。

目睹了父母一生大半辈子由于没有通过思想检查而错失发展机会,任正非得出一个经验:“一个人再有本事,也得通过所在社会的主流价值认同,才能有机会。”对国家来说是一场灾难,但对任正非个人则是一次人生的洗礼,这使任正非在政治上成熟起来,不再是一个单纯的书呆子。

而在当时的中国,主流价值由工人、农民和军人所主导的,这三种身份对于受过大学教育的任正非来说,选择从军也许是最现实的选择,而后来任正非进入军方的研究单位则是最佳的选择。一切顺理成章。任正非参军之后表现一直良好,33岁成为军队代表,并参加过全国科学大会,被领导推荐入党。任正非对当时社会主流价值的理性理解,还使得父亲已提交多年的入党申请获得批准,并且恢复职业成为一所中学的校长。

军队给予任正非很多,可以说,任正非的性格特征与这段军旅生涯密切相关。在部队里,任正非养成了宠辱不惊的心态。由于当时受父亲“不清白”的身份影响,任正非从未得过嘉奖,“我习惯了不得奖的平静生活,这也是我今天不争荣誉的心理素质培养。”

在企业中任正非显现了军人雷厉风行的性格,说话直来直去,态度有些显得暴躁和不留情面。据说在某次中层干部会议上,任正非对财务总监说:“你的长进非常大,”而下半句却是,“从水平特别差变成比较差!”

 

附:任正非语录

什么是华为的英雄,是谁推动了华为的前进。不是一、二个企业家创造了历史,而是70%以上的优秀员工,互动着推动了华为的前进,他们就是真正的英雄。

我们坚定不移地反对富裕起来以后的道德滑坡,庸俗的贪婪与,不管他职务高低,我们要重塑新时代的民族精神。

人才、资金、技术都不是华为生死攸关的问题,这些都是可以引进来的,而管理与服务是不可照搬引进的,只有依靠全体员工共同努力去确认先进的管理与服务理论,并与自身的实践紧密结合起来,以形成我们自己的有效的服务与管理体系,并畅行于全公司、全流程。

没有合理的成长速度,就会落后于竞争对手,最终将导致公司的死亡。那么,怎样才能使发展速度更快?只有靠管理,靠服务。没有管理就形不成力量,没有服务就失去方向。

中国五千年来就没有产生过像美国IBM、朗讯、惠普、微软等这样的大企业。因此中国的管理体系和管理规则及适应这种管理的人才的心理素质和技术素质,都不足以支撑中国产生一个大产业。我们只有靠自己进步,否则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我们管理者也应把生命注入到持续不断的管理优化中去。把生命注入并不是要你像干将、莫邪铸剑一样跳到熔炉里去,而是要用一丝不苟、孜孜不倦的精神去追求产品的成功。(1) 触及自己的灵魂是最痛苦的。必须自己批判自己。(2) 别人革自己的命,比自己革自己的命还要困难。要允许别人批评。(3)面子是无能者维护自己的盾牌。优秀的儿女,追求的是真理,而不是面子。只有不要脸的人,才会成为成功的人。要脱胎换骨成为真人。

在与西方公司的谈判、招标、评标中,练就了一种国际惯例的职业化水平。用这种职业水准来衡量每一家竞标者,使得我们的标书规格差一点,就不可能入围,更不能中标;特别是我们的解决方案,要在先进性、合理性,低成本、高增值,优良的服务上与西方公司进行综合比较才有可能入围。他们的苛求,迫使我们山沟沟的游击队,也不得不迅速国际化。

当我们拼死拼活往前赶的过程中,公司就不可能出现太胖的羊、太懒的羊。一个充满危机感,又有敏感性,又无懒羊拖累的公司是一定能生存下来的。要达到这样的境界,不仅技术上要不断创新,更要管理上不断创新。

核心竞争力对一个企业来讲是多方面的,技术与产品仅仅是一个方面,管理与服务的进步远远比技术进步重要。十年来公司深深地体会到这一点。没有管理,人才、技术和资金就形不成合力;没有服务,管理就没有方向。

我们生存下去的唯一出路是提高质量,降低成本,改善服务。否则十分容易被外国垄断集团,一棒打垮。

做工作是一种热爱,是一种献身的驱动,是一种机遇和挑战,多么难得,应该珍惜它。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目光远大,胸怀开阔,富有责任心,不计较个人的得失。

我们既要把有社会责任感强烈的人培养成领袖,又要把个人成就感强烈的人培养成英雄,没有英雄,企业就没有活力,没有希望,所以我们既需要领袖,也需要英雄。但我们不能让英雄没有经过社会责任感的改造就进入公司高层,因为他们一进入高层,将很可能导致公司内部矛盾和分裂。因此,领导者的责任就是要使自己的部下成为英雄,而自己成为领袖。

一个企业长治久安的基础正是其核心价值观被其接班人所接受,而且接班人必须具有自我批判能力。

要在茫茫的黑暗中,发出生命的微光,带领着队伍走向胜利。战争打到一塌糊涂的时候,高级将领的作用是什么?就是要在看不清的茫茫黑暗中,用自己发出微光,带着你的队伍前进;寻找机会,抓住机会,是后进者的名言。创造机会,引导消费,是先驱者的座右铭。

友情链接

国家标准化委员会 | 国家质量监督局 | 中国标准化协会 | 中国标准化研究院 | 中国标准化杂志社 | 中国检验认证联盟 | 中国商业联合会 | 中国国家认监委 | 中国品牌认证协会 |